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毕竟圣诞节还没过。我决定从此以后要观察日子,以合适的方式来庆祝这个节日,尽管其他人并不关心节日之类的事。 师父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这是我终生的耻辱,永远洗刷不掉的耻辱。”

2020-5-19 来源:新京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20-5-19
斯茂拉赫注视着渐渐熄灭的火焰用秘语说了些什么所有的元音与硬邦邦的辅音都黏糊糊的。伊格尔思索了一下这个秘密的句子将自我的想法考虑再三后说出。直到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人们是怎么想的他们是怎样解决生活之谜的。协商告一段落伊格尔继续研究地平线。
“今天下午你与鲁契克、我一起来。”斯茂拉赫对我说还鬼鬼祟祟地使了个眼色“其他人一回来我们就带你去看周围的地形。”
“你最好穿暖与些”伊格尔建议说“雨很快就变了。”
话音方落雪花开始夹杂着雨点落下几分钟后就降下一场大雪。仙灵队被突如其来的严酷天气赶回了家他们缓步回营时我们还坐在老地方。在这个国度我们居住的这块地方冬天有时来得早但通常第一场雪会在圣诞节后才下。暴风雪刮起来时我第一次想到圣诞节是否已经结束还有至少感恩节已经偷偷溜走了而万圣节几乎肯定已过。我想着我的家人仍然每天在树林中寻找我。也许他们以为我死了这让我感到难过希望能报个平安。
在家里妈妈会打开盛着装饰品的箱子清理马厩与马槽把花环挂上楼梯栏杆。上一个圣诞节爸爸带我去砍了一棵小冷杉运回家我想他现在会不会觉得悲伤因为我不能帮他挑选合适的树木。我还思念我年幼的妹妹们。她们是否在走路说话梦见圣诞老人奇怪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问鲁契克他在换暖与的衣服。
他舔了舔手指伸进风里“礼拜二?”
“不我是问今年的几月几号?”
“我不知道。从现象来看可能是十一月底十二月初了吧。但是说到时间与天气记忆会开玩笑靠不住的。”

“安全地回来?你一定希望我与魔王同归于尽吧?”

师父的嘴角露出一丝奇异的微笑:“你说的没错这个计划是早就精心布置好的早在二十四年前早在魔王卡凯夺去了你的母亲我的妻子君嫣的时候这个计划便已经在我的心中酝酿。”

“什么?我的母亲你的妻子?”

“是的。”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